欢迎欧宝网页版入口

欧宝网页版入口

欧宝网页版入口


早餐

智能床垫科技如何帮人睡个好觉

  2020年至今,“新冠”疫情影响了全球经济,同时更影响了全球居民的生活。这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恰恰是最容易被人忽视的“睡眠”领域。

  根据Rebecca Robbins等人基于SleepCycle睡眠软件统计数据,发表的《不同大洲主要城市及地区居民,COVID-19爆发前后睡眠时间对比》可知,疫情爆发后,由于防控手段趋严,居民居家时间增长,导致社交活跃度大幅降低,居民睡眠时间相应增加,但是睡眠质量却更差。但报告同时指出,实验参与者中,约37%的人入睡困难,约33.2%的人担心自己或亲朋染病,另有30%的人担心工作或金融稳定受疫情影响。其中女性入睡较男性更加困难,约为后者的两倍以上,青少年及年轻人受到电子产品影响,睡眠质量最低。实际上,睡眠不足,除了导致“黑眼圈”之外,真的会带来很多健康风险,甚至会增加感染新冠病毒的概率。实验研究表明,睡眠时间维持在7-9小时的人,产生免疫反应的能力更高,换言之,睡眠不足,会增加人体对病毒感染的易感性。这一研究间接印证了,英国萨里大学早年间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的观点:连续一周,每天睡眠不足6小时,人体内会有711种基因的功能发生改变,涉及新陈代谢、炎症、免疫力和抗压能力等功能。聚焦国内,根据《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显示,我国目前也有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包括入睡困难及嗜睡两种,但以入睡困难者为主,占比超40%,嗜睡者占比仅7.62%。另据《2020中国睡眠指数报告》显示,近六成的受访者每周熬夜超过三次,原因包括自我惩罚式熬夜、报复性熬夜、熬夜淘宝、以及流连夜生活等等。在此背景下,帮助居民提升睡眠质量,成为疫情防控中重要的一环。但无论是通过药物还是其他手段助眠,疗效都不如挑选一张好床垫来的安全高效。01 睡眠行业潜力巨大为提升睡眠质量,现代人可谓绞尽脑汁。首先是简单粗暴的药物助眠,即人为补充促进睡眠的“褪黑素”,虽然大部分国家将褪黑素划入保健品管理,但是英国将其划入处方药,且仅用于治疗55岁及以上人群的睡眠问题,或者倒时差产生的睡眠问题。根据SPINS统计数据,2019-2020年褪黑素市场销售额最高不过5.73亿元,且市场对其安全性一直颇有微词,甚至有观点认为,长期服用褪黑素会导致不孕,故此褪黑素市场规模增长一直不尽如人意。比药物/保健品市场规模更小的,是助眠服务市场,这其中包括专业医疗服务,以及各类互联网平台提供的助眠服务。这主要是因为目前多数人的消费观念,对药物、服务助眠尚持怀疑态度,仍需不断培育市场。现阶段,消费者对睡眠行业中认可度最高的细分赛道,依旧是器械、用品领域。这其中既包括各类消费级电子产品,如按摩仪、睡眠仪等,以及更舒适的睡衣、眼罩等产品。也包括常见的(智能)床上用品,甚至是更舒服的睡衣。在对这些产品的选择上,消费者普遍喜欢价格在600元及以下的产品,据艾媒咨询调研数据可知,喜欢这个价格区间的受访者占比约为86.88%。经济欠发达地区,甚至近半数消费者仅能接受100元以下产品,而已婚已育群体中,约有64.8%的受访者,倾向于选择200-400元价格区间的产品。不可否认,助眠产品可在短时间内缓解消费者的疲劳,从而帮助其快速入眠,但入睡快,不代表睡眠质量好。根据艾美咨询调研数据,有43.44%的受访者睡眠质量差,多数人面临多梦、易醒等问题的困扰。想要切实提升睡眠质量,裸睡或许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在《家庭医学》2013年3月上旬刊,宁夏医科大学贺戈教授发表的《昨晚,你裸睡了吗》一文中,认为裸睡可以在心理层面,纠正最常见的“由于心理紧张”引起的失眠。但文中也明确指出,裸睡对睡眠环境要求较高,其中较为重要的一条就是床具的选择,要根据季节选择适中,床褥要干净、蓬松,经常清洗并接受阳光暴晒。并提醒灰尘和虫螨会引起皮肤过敏和哮喘的发生,有特异性体质的人应特别小心。时至今日,伴随科技进步与消费升级,室内空气净化产品已经日趋完善,国内头部主播“薇娅”等人近年来也频繁带货,市场日趋成熟,于是从业者将更多的精力聚焦于床具市场。在消费者认可度逐渐提升,从业者越来越多的背景下,睡眠行业市场规模正在快速增长。在央视财经栏目2020年的报道中,2030年,我国睡眠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而Statista则预测,2020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收入约为790亿美元,预计2025年收入将达到1824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8.24%,2020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渗透率为10.62%,预计到2025年渗透率将达到21.09%。为把握广阔的潜在市场,高瓴资本近期斥资超20亿美元,从安宏资本购入已颇具规模的King Koil(金可儿)中国床垫业务。凯思博桥美基金自2019年开始对健康赛道展开布局,关注改善睡眠的科技,在Bryte创立早期参与种子轮融资,并领投A轮融资。见证了公司商业模式从直销给消费者成功转型到通过高端五星级酒店和与大床垫公司席梦思签订技术许可合同并作为销售渠道的商业模式。凯思博桥美基金认为Bryte是一个对任何大床垫公司都具有巨大价值的优秀资产。尤其是在所谓的科技床垫公司EightSleep(其床垫可以调节温度,但有一个巨大的水箱和床垫连接在一起)融资顺利(目前共融资超过1.6亿美元,最新估值5亿美元),大举烧钱买流量时,更会让许久没有技术创新的大床垫公司坐立不安,为Bryte和席梦思签订产品技术许可合同提供了天时。凯思博创始人兼投资总监郑方提到对投资睡眠的理念:人每天有八小时在睡眠中,这八小时的质量直接影响另外十六小时工作状态,投资Bryte就是通过改善这八小时的睡眠质量从而提高那十六小时的生活品质。此外,比尔盖茨书单中推荐过的一本书“Why We Sleep(人为什么要睡觉)”解释了如何睡觉的秘密,Bryte的创始人也是这本书的作者之一。02 床垫市场新老玩家林立

  在智能床具出现之前,全球居民已经使用了140余年传统床垫,孕育了席梦思、舒达、丝涟、泰普尔等知名床垫品牌。传统床垫中,材质充分决定了床垫舒适度,大致可分为弹簧床垫、乳胶床垫、记忆棉床垫、棕榈床垫和海绵床垫五大主要类别。其中记忆棉床垫、乳胶床垫综合评价最高,采用3D、太空树脂等材料填充的床垫舒适度、支撑度最优,但价格偏高,普及率较低。常见的弹簧、棕榈、海绵、基础型充气/水床垫综合评价依次降低。但在空气床垫中,1987年成立的Sleepnumber,制造的可调节气囊床垫是个例外。凭借“可调节”特性,购买者可以按需调节至最优支撑度,最适宜的包裹感,让购买者躺着“踏实”。2014年,Sleep number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率先推出可实时跟踪用户个人呼吸和心率的智能床,搭配了可以给予睡眠改善建议的Sleep IQ技术,正式将睡眠系统推入智能化时代。智慧睡眠系统核心的功能,分别为震动按摩、打鼾干预(出现打鼾情况床头会自动调高7°)、左右分区(两侧可实现用户记忆)、一键助眠、自适应调节(根据睡姿随时调整软硬以保护脊椎),基于与医疗机构的合作研发,能够对人体实时检测、诊断疾病。此外,当用户需要起床时,智慧睡眠系统在闹铃前5-10分钟通过气囊的起伏柔性唤醒用户,避免因频繁被闹铃惊醒而影响身体健康。如今经过不断迭代,智能睡眠系统已经涵盖瑜伽、睡前舒展、SPA按摩等娱乐休闲功能,为产品带来溢价。新兴品牌中,成立于2014年的CasperSleep(CSPR.N),设立之初便定位为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新型睡眠品牌,不断简化公司SKU,只推出符合大众需求的高性价比产品。通过社交平台营销,迅速提升品牌影响力,率先推出盒装床垫,优化运输和产品交付效率,借助DTC线上直销模式,实现产品上市28天,销售额破100万美元的成绩,并于2020年2月成功登陆纽交所。2021年前9个月,Casper Sleep营收约为4.36亿美元,同比涨超25%,照此趋势,全年营收预计破6亿美元。此外还有Saatva、ft&Needle、Leesa、Helix Sleep 等DTC 互联网新兴品牌先后成立,试图瓜分席梦思、舒达、丝涟、泰普尔等传统品牌享有的蛋糕。面对新玩家的围堵,丝涟、泰普尔、舒达等传统床垫品牌,同样加速布局线上渠道,丝涟甚至如法炮制出一款Cocoon by Sealy盒装床垫。而行业开创者席梦思则选择另一条路——打不过,就加入。目前,席梦思拿出旗下“Tufts and Needle”品牌和Bryte合作,并专门安排近20位中高层员工,全职参与和Bryte联名产品的设计、研发。03 智能床垫市场爆发只需一个契机

  席梦思和Bryte推出联名款,属于“IP”与创新品牌之间的合作。对于床垫行业而言,“席梦思”三个字就是最大的“IP”,当人们谈论“席梦思”时,不止于谈论这个品牌,而是在谈论其创造的这种“弹簧床垫”。Bryte作为创新品牌,直接和行业IP级品牌合作,如果战略目标清晰,持续时间长久,伴随合作的进行,品牌各自拥有的品牌意义会产生互动和转移,从而有可能给双方贴上新的标签。就Bryte和席梦思而言,就是席梦思贴上“创新、智能化”等标签,扩品类促转型,而Bryte则可以贴上“品质好”“口碑好”等标签,快速提升市场份额,可谓双赢。聚焦Bryte产品线,公司旗下“RestorativeBed™”,摆脱了穿戴设备的束缚,通过内置生物识别传感器、温度控制系统,实时感知、调节床体温度,极力为使用者创造舒适的睡眠环境。并通过100个智能坐垫矩阵,实时感知并调节压力点,完美的支撑和舒适感,有效缓解床垫支撑不足,导致使用者脊柱不适。这些传感器收集到的数据,可以通过移动应用程序,或酒店专用床头平板电脑直观呈现,使用者可以通过应用程序和床头平板实现交互。根据Dr.Matthew Walker提供的睡眠数据可知,Restorative Bed™系统,可以帮助使用者增加44%的深度睡眠时间。除和席梦思推出联名款外,Bryte还依托B2B模式,通过和酒店合作,将Restorative Bed™系统迅速推广至不特定人群。除此之外,Bryte还和零售商、设计师以及集成商合作,推广Restorative Bed™系统,面向C端客户,主要以网络销售、快闪店等形式销售。而且Bryte还向床垫企业提供平台授权,并向健康/医疗企业、酒店等企业提供数据授权和服务的形式,拓展国际市场。 国内智能床领域,由于国内疫情控制得当,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料将如期举行,有东京奥运会“纸板床”的前车之鉴,北京冬奥组委最终选择全面采用智能床系统。凭借为舒达席梦思供货迅速起家的麒盛科技(603610.SH),2021年3月,正式成为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官方智能床供应商。据麒盛科技董事长唐国海介绍,智能床需要遵循人体工程学原理,可以实现自由调整角度。在不同使用场景下,为人体脊柱提供最佳支撑,分散身体压力,促进运动员血液循环,释放赛时紧张压力,为参赛运动员提供健康保障。有了官方背书,一个月后,麒盛科技迅速联合京东京造推出第一款电动床产品。除此之外,麒盛科技还拥有Ergomotion、Southbay、索菲莉尔、舒福德等子品牌,Ergomotion、Southbay所属产品主要通过舒达席梦思、泰普尔丝涟、好市多等渠道,销往美、欧、澳、亚市场。面向国内市场的舒福德、索菲莉尔品牌,售价5000-30000元不等,功能覆盖助力起床、打鼾干预等,可以通过APP,在零压力、观影、瑜伽(小燕飞)等模式之间切换。除智能床垫外,麒盛科技旗下还有智能床板、分级凝胶枕等产品,实现对床具的多品类覆盖。其实从现有智能睡眠系统功能来看,多数围绕帮助使用者保持身体健康的角度展开,且通过物联网手段,移动APP端可以随时掌握使用者生理指标,这对独居、空巢老人等群体意义重大。尤其是对行动能力受限的老人而言,可以帮助这部分人群的监护人,及时掌握老人的生理指标。在“物联网+消费升级+健康经济”大趋势下,叠加冬奥会、冬残奥会全面使用智能睡眠系统,相关产品在国内渗透率增速,或将超出市场预期。